• Instagram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Clean
  • Twitter Clean

© 2019 by Vortex Foundation

Eduardo Salcedo-Albaran in VICE News, China

October 15, 2015

 

 

他正在用革命性的高科技手段对抗腐败 (Using revolutionary tech means to fight corruption)

 

他正在用革命性的高科技手段对抗腐败

作为一个英国人,我国政府虽然总被人们说得仿佛干尽了天下的一切坏事,但似乎鲜少和腐败扯上关系。从小我们就被教导,政府受贿的事儿只发生在摩尔多瓦和墨西哥之类的国家 —— 那些地方的黑帮团伙专门贿赂政府来躲避牢狱之灾。当然,政府并非行贿的唯一对象。

上个月,伦敦警察厅被控收受贿赂。而就在几个月前,英国投诉警察独立监察委员会(Independent Police Complaints Commission)宣布对接到的29起举报正式开展调查,举报称警察在处理虐童案时受贿 ...... 好吧,看来腐败问题显然困扰着英国,可我们能做些什么呢?受贿者身居高位,随时能掩埋自己的罪行,怎么才能逮住他们?

最近哥伦比亚反腐调查员爱德华多·萨尔塞多-阿尔巴(Eduardo Salcedo-Albarán)提出了一种新方法,或许能成为解决问题的答案。

 

 

爱德华多受聘于哥伦比亚政府,专门揭发有组织的犯罪活动。在这个行贿成风的国家里,他的工作并不容易。爱德华多不仅要面对证人遭封口暗杀的情况,还得理清错综复杂的利益网络 —— 正是在这张大网的庇护下,非法军事组织头目得以成功策划上千起暗杀行动。

为了看清腐败乱象,爱德华多编写了一套程序,运用复杂的人工智能技术,标示出政府当局与犯罪团伙之间的关系。他创造的技术,取得了令人刮目的成果,而他本人也被视作打击犯罪的新生代力量。我与他取得了联系,想弄清他的技术能更广泛地应用,同时也想问问他在哥伦比亚反腐会遇上哪些危险。

VICE:你怎么会踏上反腐之路的呢?你应该能在哥伦比亚找到更安全的职业吧?

爱德华多·萨尔塞多-阿尔巴:人们一般觉得,行贿受贿没有暴力袭击恐怖,不会有受害者出现;可事实上,腐败对人们的生活能造成非常可怕的影响。哥伦比亚有个镇的镇长,曾包容过一些非法贩毒武装组织,结果造成了大面积杀戮,几千名妇女沦为性奴,百万人流离失所。正是由于腐败,千百万人遭到贩卖,背井离乡,惨遭谋杀或是身无分文。同样由于腐败,动物遭遇灭顶之灾,自然资源也被残忍破坏。所以我深信,作为社会的一分子,我们在道德上有义务找到并保护那些腐败行为的受害者,并且理清相关的国内外犯罪网络。

当今哥伦比亚社会的行贿问题有多严重?

遗憾地说,问题已经根深蒂固。自从巴勃罗·埃斯科瓦尔(著名毒枭)的时代起,各色犯罪团伙都想方设法潜入或操纵官方机构。比如垄断性贩毒团伙卡利(Cali)的头目罗德里格斯·奥尔杰拉(Rodriguez Orejuela)兄弟,就曾为埃内斯托·桑佩尔(Ernesto Samper)总统提供了竞选资金;对这一点,桑佩尔总统的时任竞选经理已经认罪,而总统本人却坚称并不知情。卡利贩毒集团的具体行贿金额仍然未知,大约在1百万至1千万美金之间。

从90年代末期起,哥伦比亚联合自卫队(哥伦比亚的一个毒品走私与非法武装组织)开始赞助当地竞选团队,甚至组建本地政党。2002年,该组织赞助了哥伦比亚国会中35%-40%的立法者,以及数名市长、州长和市立法委员。2002-2006年间,以这个犯罪团伙为靠山的立法者们稳稳在位,你可以想象:这样一群人提出并通过的法案,会带来多么灾难性的后果。

 

你设计的软件是怎么揭发这类腐败案件的?

有些犯罪是很复杂的,特别是那种牵涉道几百几千万人的案子。要理清这类案件必须借助计算机,因为人脑实在无法记住千把个姓名、日期、地点或事件。所以我成立了反腐机构 “漩涡”(Vortex)基金会,研发了一系列计算机程序来分析这些高密度的信息,用来梳理复杂的犯罪网络架构。

你都帮哪些人进行调查?

最高法庭和检察总长办公室已经得知,哥伦比亚联合自卫队的一些高层和国家情报机构之间有联络,并没收了组织头目之一豪尔赫(Jorge 40)的手提电脑。但要弄清国家情报机构内工作人员与非法武装头目们的具体交易内容,实在太难了。因此他们决定,借助我们的系统来探明这些幕后交易的架构与实质。

还有一次,是哥伦比亚政府与联合自卫队签署和平协议的时候。2005年,哥伦比亚实施了一种新的特殊管辖措施,寻求对相关受害者进行补偿,并查明有关犯罪细节,由此部分非法武装组织的头目才供述了几千起曾下令实施的犯罪活动。对于检察官与法官来说,要彻底弄清这几千起犯罪事实及受害者几乎是不可能的,但通过我们提供的算法和程序,错综复杂的犯罪网络就变得清晰了,理解其中的经济政治交易内幕也就易如反掌。

我们找到了2200名曾遭到毒枭萨尔瓦多·曼索库(Salvatore Mancuso,目前因贩毒罪被囚禁于美国)及其部下迫害的受害者,这一数目与其他贩毒兼武装头目(如  H.H. 和 Jorge 40)手下的受害者人数相当。这些受害者不仅包括被杀害的受害者,还有许多人被迫流离失所、沦为性奴。

哥伦比亚的腐败程度如此之深,少数人手里掌握着千万人的生死,在这样的环境下开展反腐工作应该很艰难吧?

是的,我在给哥伦比亚的 “总统反腐项目” 做顾问的时候,曾与一些地方反腐领导人交流过几次。那时全国各地的贩毒武装组织正在不断壮大,有两位反腐领导人在赶来与我们会面的路上遭到谋杀。那几年间,不少地方政府都被贩毒武装组织控制了。

英国最近也发生了两起严重的腐败丑闻,都和警察有关。其中一起是警方被指收受贿赂,行贿方是受雇于脱衣舞俱乐部以及酒吧的安保公司,另一起则是关于警方包庇议员虐童事件的调查。这类案件在哥伦比亚经常发生吗?你开发的软件系统能帮助解决这些案件吗?

你所说的这两起案件牵扯到法务人员,正是最难摸清并解决的腐败类型。不用说也知道,探员、检察官、以及法官都不太情愿接手涉及警官、公务员等法务人员的案子。正因如此,我们才更迫切需要创新的概念、方法以及计算工具来处理这些案件。只有采用创新手段,我们才能识别并打破犯罪网络内最最关键的节点。

你觉得在像英国这样发达的西方国家,腐败问题的确是要好一点,还是只是隐藏得更深?

发达国家的行贿方式更老练,不像拉丁美洲、非洲或是东欧那样暴力,但英国、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的公司有时也会在法制较弱的国家参与暴力腐败活动。

所以你认为发达国家组织在海外干的坏事儿比我们所知的要多?

没错。实际上,西方一些大公司参与的贿赂以及跨国犯罪活动比人们所知的多多了。比较明显的例子,就是金融机构对贩毒组织的大规模洗钱活动予以包庇。比如,汇丰银行就直接参与了墨西哥贩毒组织的洗钱活动。

 

在反腐问题上,你对发达国家的执法部门有什么建议吗?

我会建议相关部门密切注意法律体系内部的不法分子,时刻洞悉幕后的权力架构,不要被其中错综复杂的关系吓倒,只有这样才能看清犯罪与腐败的方方面面和真正影响。正如最近英国的几起案子所示,法务机构内部人员可以利用官方组织或相关制度来达到犯罪目的。整个社会需要付出切实努力,才能拆散这样的犯罪网络。

这就要求我们能够识破、拆穿混在法律机关内从事犯罪获得的官员。我们希望我们开发的工具和方法有助于击破犯罪网络,发扬一种健康的法治文化。

非常感谢,爱德华多。

爱德华多已在网站 Kickstarter 上发起了众筹项目,希望能在更多地区开展打击腐败与有组织犯罪行动。详情点击此处。

 

 

15/10/2015

 

 

 

 

 

Please reload

Featured Posts

Odebrecht, una de 12 empresas de extenso cártel de corrupción: Vortex

November 3, 2019

1/9
Please reload

Recent Posts
Please reload

Archive